建站资讯

才上市半年股价跳水 "网红电商第一股"又有问题?

时间:2019-10-13 来源:


“网红电商第一股”如涵在纳斯达克上市半年来争议不断。

最近,如涵又摊上事了。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日前对公司建议团体诉讼声明称,如涵控股(纳斯达克证券代码:RUHN)招股说明书中存在虚伪、误导性声明或未发表的信息,导致其IPO后股价一路跌落,损害了投资者利益。

公司方面对此回应称,“许多律所打着所谓查询的旗帜,实际上在歪曲事实,目的是想从上市公司获取部分宽和金,以此为生财之道。”

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注意到,本周如涵控股曾连续4个交易日跌落,其间周四收跌9.11%,不过,周五如涵控股收涨2.25%,小幅回血,现在总市值4.9亿美元。

在美遭受团体诉讼 如涵回应:发表信息合法合规

据美国知名投资者联系律师事务所BernsteinLiebhard发布的新闻稿显现,包含KaplanFox&KilsheimerLLP、BernsteinLiebhardLLP、Block&LevitonLLP、BernsteinLiebhardLLP和GlancyProngay&MurrayLLP等五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在美东时刻本周三(10月9日)分别发布声明,称代表在2019年3月31日~10月7日之间购买如涵控股美国存托凭据的投资者建议团体诉讼,对该公司进行查询并寻求索赔。现在这起团体诉讼已被提交给纽约东区的地区法院,指控如涵违反了1933年的《证券法》(SecuritiesActof1933)。

BernsteinLiebhard律所表明,如涵在招股书中包含虚伪和/或误导性陈述和/或未能发表相关信息:

一,在IPO时,如涵的网店数量下降了近40%;

二,在IPO时,如涵的全事务要害定见首领(Keyopinionleaders,KOL,指如涵签约的网红)数量下降了近44%;

三,因而,公司从全事务板块取得的净收入连续下降了46%。

此外,被告关于其事务、运营和前景的陈述在一切相关时刻里都是严重虚伪和具有误导性的,并且还缺乏合理的根底。自IPO以来,因为如涵的招股书中遗漏了对重要晦气事实的发表,如涵的美国存托凭据已大幅低于其IPO价格,对股东形成了损伤。

自1993年以来,BernsteinLiebhard律所现已为其客户挽回了超越35亿美元的丢失。除了代表个人投资者外,为了监督财物,该律所还被美国一些最大的公共和私人养老基金延聘,并代表他们提起诉讼。因为在数百起诉讼和团体诉讼中胜诉,该律所已连续13次当选《美国法令期刊》的“原告热门名单”。

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记者注意到,在过去的一个月中,美国已有10多家律师事务所宣告将代表如涵控股股东对其建议团体诉讼。

针对美国律所指控,如涵控股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回应称:“公司公开发表的一切信息都没有问题,完全合规合法,现在公司的美国律师STB律所在帮公司处理这类事务。公司日常运营一切正常,不受任何影响。”

同时,如涵控股相关负责人还表明:“这在美国是一种生意形式,许多律所打着所谓查询的旗帜,实际上在歪曲事实,目的是想从上市公司获取部分宽和金,以此为生财之道。因而美国有一大批专门从事此类生意的小律所。”

被王思聪说中了?如涵股价半年腰斩

纽约时刻2019年4月3日,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如涵控股开盘价为11.5美元/股,开盘即跌破发行价12.5美元/股,盘中股价继续跌落,收盘大跌37.2%,市值跌至6.49亿美元。不少投资者感慨:“第一次见到破发15%的新股”“打新首日居然暴降30%”“数年难得一见”……而从IPO至10月11日收盘,如涵的股价较发行价现已砍半。

早在2016年4月,如涵控股借壳克里爱在新三板上市,尔后又于2018年头从新三板退市,开启赴美上市的征程。2019年3月初,如涵向美国证交会(SEC)递交了IPO招股书,拟在纳斯达克上市。

每日经济新闻(微信号:nbdnews)此前曾报道,简单来说,如涵的商业形式主要是通过两种方式获取收入:

一是产品出售,在网上商店出售自己设计的产品,现在主要包含女装、化妆品、鞋子和手提包。二是服务:向品牌、在线零售商和其他商家供给KOL出售和广告服务。

也正因如此,当时如涵三大中心事务为:红人生意、营销推行、电商事务。

如涵官网截图

招股书显现,如涵的股权结构中,CEO冯敏持股27.51%;网红张大奕持股15%;董事兼总经理孙雷持股14.59%,董事沈超持股6.67%;赛富和阿里巴巴均持股8.56%;君联资本持股8.54%。

因为不满足于张大奕这个单一IP,如涵控股在成立后发掘了更多可供培育的网红“潜力股”。招股书显现,截至去年年末,如涵有113个签约网红(KOL、定见首领)、1.484亿粉丝、91个自营网店(复购用户占比39%)。

张大奕微博截图

虽然孵化了网红上百名,但张大奕依然是如涵的肯定头牌。招股书显现,在2017财年、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前三季度,尖端KOL奉献的GMV占比分别为60.7%、65.2%、55.2%。其间2018财年和2019财年前三季度,尖端KOL有3名,张大奕排在首位,微博粉丝数比排名第二的大金多665万。张大奕有权从如涵以她的名义开设的在线商店取得49%的净利润。

图片来历:如涵招股书

而除掉排名前十的KOL,如涵剩余的103名签约网红9个月奉献的GMV约6.7亿元。算下来,均匀每人每月奉献的GMV约72万元。

招股书显现,如涵2017财年的净亏本人民币4010万元;2018财年净亏本人民币9000万元(约合1310万美元)。2019财年前三财季净亏本人民币5750万元(约合840万美元),上年同期净亏本为人民币2610万元。

如涵上市不到一周后,王思聪也在朋友圈分析了如涵的事务形式。他称如涵所存在的三大问题包含:首先是因营销费用占比过高等所形成的亏本;其次则是网红具有不可仿制性;最重要的是如涵的形式“说白了没有验证成功,也没有证明出自己能够培育出新KOL”。

图片来历:王思聪朋友圈截图

以下为王思聪朋友圈原文:

1.亏本(2018年毛利3亿但履约费用1亿元,营销费用1.46亿元,归纳管理费用1.3亿元,加上其它经营收入71万元,导致总运营亏本7235万元。收入是有的可是钱花得也莫名其妙,特别近1.5亿的营销费用令人费解,花这么多营销费用那KOL的含义安在;如果停掉这个营销费用业绩又会如何?)

2.不可仿制性(签了一百多个网红,可是就一个张大奕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以及2019财年前三季度分别占有了收入的50.8%、52.4%和53.5%。这是多么不健康的比例)。

3.如涵的网红孵化、网红电商、网红营销形式说白了没有验证成功,也没有证明出自己能够培育出新KOL。